清风吹我襟

给我亲上去

有种,叶修和少天结婚,娘家人设关卡,亲朋好友在那闹,然后……划重点【张新杰都睡觉去了】重点

一叶和笑笑……给我亲上去!

这算官粮吗?
……
拍的有点糊,大概就是少天出来炸群,只炸出来一个冒泡的,叶修一出来,一瞬间冒泡者不断

谛听把那个漂亮的白泽“姐姐”娶回家了吗?

梗源自 @二系不是二细 太太,然后人物是有兽焉的,ooc算我的【什么鬼】
然后……隔了那么久才写出来是我的错,副cp(在番外)算是我的私心,雷的人可选择不看

在谛听很小很小的时候,白泽曾经到地藏王菩萨处拜访,一同讨论经文,他那时还不是黑色的,也没有角,更没有给人烧东西的职业病。
兽型的白泽看着他:“和尚,你什么时候养了条狗?”看着兽型的白泽他着实吓了一跳,随后又听见主人道:“白泽大人您别吓他,他还小呢”白泽或许是听了地藏的话,又或许是觉得自己还小不该如此吓唬,便伸出兽爪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别怕”温柔的声音让他因为胆颤而跳得飞快的心平静了下来,白泽忽然变成了人形,那是一个穿着绿色长袍,散发的美人
原来……白泽大人是女孩子吗?
轻柔谛听头的手忽然移开:“小家伙,你也能变成人形吧?”谛听看着白泽的脸呆愣愣的点了点头,然后幻化成人形,白泽轻笑一声将他抱起,谛听顺势靠在他怀里,蹭了蹭他的胸口,虽然白泽大人有点贫乳,没关系,不耽误我把他娶回家做老婆。
“谛听,你想把我娶回家做老婆?”白泽抱着他,将他转了过来,面对自己,看着谛听呆呆点头的样子,白泽无奈的摇摇头:“我是男的,不能娶回家做媳妇”
“……”这是被白泽的话惊吓到的谛听
“……”这是被谛听的想法惊到的地藏
“呵呵”这是把谛听惊到的白泽,白泽将谛听放在地上:“小家伙,下次想娶人回家之前先看看别人的性别”
“……”谛听看着白泽的背影出神,好像……是男孩子也没关系吧

“喂,你想什么呢?”白泽推了推眼镜,看着陷入回忆的谛听,谛听回过神抱住了白泽:“先生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白泽拍掉了谛听的手,冷漠道:“不记得”
“大地啊大地,先生他是真的不记得吗?”
“不是,不是,不是”
“原来先生是在害羞啊,不过先生不愿意说也不要紧,因为我要把白泽先生娶回家的愿望实现了”谛听再次搂住白泽的腰,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番外:
门外的九月带着小玉精卫拿着相机在录像……然后,九月被烈烈拉走了,小玉被金蟾拉走了。
人妻精卫:“哦,吼吼,拍完之后找九月她们给报酬去买小石子填海……话说要不要给他们点蛋做以后的分子钱,算了,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愿望实不实现跟记忆没关系吧”
“咕咕”海燕扯了扯精卫的衣服,示意要走了
“好,咱们走吧”

来自于一时的脑洞

第一章【有着阴阳眼的外甥女】
在z国里有一座叫耀的城市,那里风景优美,历史悠久。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个小区,在那里生活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因为没有一个人……emmm,有人也是不正常的人。
某天……
“wtf!月月要来?” 一个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帅哥拿着手机思考人生,电话那头的女声道“真的很抱歉,小渊,但是因为我这段时间真的忙所以只能把月月送到你那呆一段时间,你放心,月月很听话的。不仅不会给你惹麻烦还会做家务。而且我会给她打钱的,不会麻烦你的”
“姐姐,不是钱的问题,可我这边……” 男人有些犹豫
“小渊,真的很抱歉。你放心她真的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她平常除了真的有事和上学基本不出门的。真的”
“好吧” 白渊无奈的挂了电话。然后召集了所有人展开会议
“那个女孩什么时候过来” 一个黄金蟒正太,哦,应该叫他流苏。流苏歪歪头:“白渊婶婶,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让我吃了他吧”然后就被他的叔叔,白渊的男朋友五桐(妖精没有名字,取名字是自己开心最重要。所以不要怀疑流苏家有隔壁王叔叔)一拳爆头了:“别那么暴力行不行”
“好了,桐,别动手嘛。不过小流苏啊,月月她啊,从小听话懂事,知道了秘密也一定不会说出去的。还有啊,我听我大姐说……月月常常看见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脏东西。……我觉得她……”白渊忽然顿了顿
,他姐姐给他发了微信:“火车一个小时后到”
“好了,到时候我开天眼看看啦”杨戬的转世杨建是这么说的,他伸了个懒腰。身后的有着几根白色的黑发少年,额,不,德国牧羊犬牌哮天犬,(当然,你也可以让他给你变个别的品种的,比如贵妇犬、哈士奇什么的)顺势给他披上了一件薄外套。
“那就谢谢杨……”哥字还未说出口,白渊就看着他俩又到书房(他们家[每人家里一间书房设定]的)埋头工作了。也难怪,CEO也是很累的
“那么我就和玉菟小姐一起走了”那个有九条尾巴的猫妖爱丝小姐,是的,九条尾巴的九命猫,拉着那只垂耳兔玉兔精走了。白磷小姐也打了个哈欠,下身直接变回了白色的蛇尾慢慢悠悠得回到了房间。哦,忘了说她是一只白蛇,貌似应该用条,没关系 差不多!【流苏,五桐,白磷:差很多好吗!】
【一个小时后】
“……” 一个黑色长发被绑成辫子,发尾还系着一条发带绑成了蝴蝶结的样子,白色长袖长裙一直垂到小腿处,白色的圆桶袜将小腿遮掩了起来,手上还戴着一个白色手套的九岁女孩提着行李箱往前走,身后跟着一个黑衣保镖。女孩的眼睛在四处流转,然后看了看手里的照片,终于将目光投向了白渊,她踏着跟有些许高的单鞋 走进白渊。哒哒哒的声音传入了白渊的耳内,白渊愣了愣,拿着一张照片,走了过去:“月月?”见那个女孩弯眸露出一个笑容并将手上的白渊的照片递给白渊后,他也露出一个笑。保镖鞠了个躬:“白渊少爷,好久不见,你姐姐说了,让我将月小姐送来后,便要回去执行其他任务了,恕我无礼,就此别过。”说罢扬长而去,正好似他轻轻得来,又轻轻得离开,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咳咳,扯远了。
“你就是白渊婶……咳咳,白渊哥哥的侄女?哥叫流苏”
“……”
“怎么不说话?”( ・◇・)?
“……”
“你不会不会说话吧?”
“何琦月”
“哈?”
“……”
“啊,月月一向这样,弧线长,话又少。不过还是这么可爱不是吗?”白渊干笑几声
“……”一点也不可爱哦,白渊婶婶
“??”一脸迷茫的小月月
“回家吧,对了,月月啊,听姐姐说你在坐车的时候不能吃东西,你一天没吃饭了吧。走,舅舅的好朋友请客,请你去吃大餐”白渊笑了几声拉着月月的手就走。
“……嗯”月月点点头,跟白渊走在前面,上了车。五桐坐在驾驶座上:“琦月你今年多大了?几年级啊?”过了许久月月才缓缓开口:“九岁,四年级”然后又是许久的沉默,五桐点了点头,而白渊坐在副驾驶座上,查看这座城市学校的各个资料:“那我安排你和这个流苏哥哥做同学好不好?这样你还可以不受欺负。啊,对了,姐姐说你学习很好,你在学习上帮帮流苏哥哥好不好?”
“……随意,不会被欺负,可以”
“……”真是意外的简洁呢,两蛇一人沉默,忽然月月似着了魔似的倒了过去。白渊皱眉:“流苏,你对她做了什么?”流苏晃了晃忽然冒出的尾巴,微微笑着:“只是昏睡一会儿罢了,只是……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呐,算了,一会儿就会醒的不用担心,只是外面……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哼哼”流苏消失在车中,很快又抓住了一朵百合花:“嗯?难道是搜神阁的小把戏?哼”╯^╰
白渊拿起那朵百合花:“或许吧……上学后……保护一下月月吧,毕竟……或许她不是同类,但……被搜神阁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波及,毕竟,搜神阁认不出哪些是异类,哪些是同类。”说罢按按鼻梁:“只希望那些中二小子不要伤及无辜才好”。所谓搜神阁不过是一群中二少年的组织,专抓上古神明,神仙转世,妖魔鬼怪,以及某某历史人物的转生,抓住,卖掉或实验。而耀市,正是那些妖魔鬼怪神仙联手让被捕者安居生活的城市。不过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灭掉对方却因为天条规定不能伤害人类否则会遭天谴的原因,不能动手只能躲藏这件事让一些非人类不爽所以也有了对抗搜神阁的组织,神盾局【划掉】隐神堂(当然,里面倒是有一些人类[什么诗人,词者,帝王,将臣(不是僵尸!这里是将军和文臣的简称!)之类的])
“啊,你们来了”杨戬挥挥手,然后对着月月行了一个绅士礼,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可爱的小姐,我叫杨筠(这是化名,这个杨戬是真身不是转世!)请多多指教”
“……”还未反应过来的“可爱的小姐”月月淡定的看着他,许久蹦出一句“啥?”
“噗,哈哈哈哈”某个流苏小少爷不顾形象的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然后get到了一个来自自家叔叔的爆栗子。白渊尴尬的挠挠脸:“因为月月反弧线比较长,所以……其实她刚才没有反应过来……”
“……”来自第一次撩妹结果失败了的杨戬大大
“我的名字……何琦月”月月弯眸,笑了笑。然后……一直盯着人形的啸天
“怎么了?月月”白渊留下一滴冷汗,然后月月一转头:“没事”
“诶?好可爱的小妹妹啊”玉菟小姐拿着一个兔子娃娃走了过来,她弯下腰:“初次见面,我是玉菟,玉佩的玉,於菟的菟。”月月点了点头:“……”
“呐,见面礼,送给你”她将兔子娃娃递给月月,月月也将自己小背包里的一盒胡萝卜味的糖递给了她。
“谢谢”
“……”
“看上去很漂亮呢”九尾猫女踩着猫步走了过来,提起蕾丝女仆装的裙边行了一礼:“很高兴见到你,小主人”
“……”
“看来是个高冷的小主人呢!”黄蓝异瞳的猫女眼中满是笑意,然后……
“喵!”尾巴就被月月抓住了
“……”全场寂静
“九命猫妖啊” 月月抬头对上猫女的眼睛:“……”
“你你你……” 爱丝你了半天也你不出来什么
“……”
“月月……你,怎么知道的?她是九命猫的?” 白渊单膝蹲在月月面前:“知道她是猫妖很正常,但……你怎么知道她是九命猫的”
“……” 月月不说话,只是弯眸笑着
“……” 果然你一点也不可爱,流苏撇嘴
“黄金蟒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哦~虽然我也觉得我不可爱,但是……说女孩子坏话可是会被讨厌的” 月月转头看向他:“不止是爱丝小姐,在场各位的身份我都知道呢”
“你是搜神阁的” 流苏抓住她的手,语气激动
“我对那种东西没兴趣,只是我看到谁,那个人的生平经历,以及心中所想都会出现在我脑子里出现。就像一个详细的资料报告一样”
“……你这样也太详细了” 杨戬无语,月月提起裙边行了一个西式礼:“二郎显圣真君,久仰大名。还有……哮天犬,扑天鹰”
“白泽转世……有意思” 杨戬的天眼在她身上扫了一遍,何倚月的前世今生便被他全全得知了。
“不比上某人与哮天是……唔” 月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杨戬捂住了嘴。“月小姐,给我们点私生活好不好”

来自一个漫画小说党的嘶喊

为什么电视剧走的剧情这么快……小医仙呢?彩鳞呢?美杜莎呢?萧鼎和萧厉呢?绿鳞呢?药岩呢?海波东呢?还有吴昊和雅妃!你吐出来给我啊!纳兰嫣然是云山徒弟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把熏儿的设定强加给萧炎他娘我也不说什么了。萧炎他娘是药老的徒弟我也闭嘴。但是!韩枫怎么就变成了迦南的长老了呢!还是星陨阁的阁主?你把风尊者放哪。好吧,有可能风尊者没了。
林修崖你不是内院第二吗?怎么变新生了?吴昊怎么变昊天了?修罗变药师?琥珈你怎么了?怎么就变成男的了?白山,你不是新生吗?还有白程不是没有参加狩猎新生吗?还有!林修崖你煮木被白山打出血了啊?电视剧要不要这么改啊!!还有!白程你怎么就和萧炎做朋友了?【呆】?白程不是内院排名三十四的强者吗?黑白双煞不是你好友吗?wtf?白山!你怎么就变成了内院的强者了?这是弟弟和哥哥的剧本拿了反了

聊天体【我看你们是想去地府一日游】

ooc预警
笔文幼儿园向
此处无人是群名
这里的兔儿神我只是让他客串一下,以后可能不会出现,也是给当时在微博里面说因为兔爷是兔爷,掌管同性爱恋,所以喜欢四不像的朋友做出一个科普。兔儿神不是兔子(不过科普占半页的也真是少见啊)

【此处无人】
【三眼】蜜桃酱:
我觉得……凤你适合这幅图@梧桐竹米
【袁弘:我可能最不可能冷漠的人就是……
观众:胡歌
袁弘:谁说胡歌
观众:我
袁弘:很多人都知道,我跟胡歌又是大学同班,同寝室,然后毕业之后,共事多年。甚至我跟歆艺拍结婚照的时候,胡歌还进来客串了一把,其实我觉得当时觉得不太好,三个人拍结婚照这个事,然后我跟我老婆说‘要不你去当摄影师?’
……
袁绍:其实我和胡歌这么多年了,被称为最佳cp然后一直到有个人出现,霍建华,霍建华的出现,就组成了一个新的胡霍cp,然后有人说是袁弘和霍建华跟胡歌更配呢,关系更好呢?我也很苦恼,后来我还跟心如聊这件事,其实林心如啊,你们可能不太了解,她是一个非常仗义的人,一个很好的朋友,第二天林心如工作室就公开了她和霍建华的恋情,心如姐,一辈子的好朋友.jpg】
【玉总】小玉:啥?
【金蟾】爱吃月饼:这你都不知道?
【啸天】三眼哥的爱犬:?
【九月大人】九天☆寒冰:哦,懂了,等一下
【烈烈】西海の贵公子:九月你又改我ID
【三太子】藕丝泥巴:什么?
【圣婴】红孩儿:噗,懂了懂了
【国民偶像】梧桐竹米:哈?
【九月大人】九天☆寒冰:【凤皇:我可能最不可能冷漠的人就是……
观众:比比
凤皇:谁说比比
貔貅:我
凤皇:很多人都知道,我跟比比又是同类,同品阶,然后还是一个公司的,共事多年。甚至谛听跟白泽拍结婚照的时候,比比还进去客串了一把,其实我觉得当时觉得不太好,三个人拍结婚照这个事,然后我跟他俩说‘要不你们去当摄影师?’
凤皇:其实我和比比这么久了,被称为最佳cp然后一直到有个人出现,兔爷,兔爷的出现,就组成了一个新的兔比cp,然后有人说是凤皇和兔爷比较宠比比呢,关系更好呢?我也很苦恼,后来我还跟四老板聊这件事,其实四老板啊,你们可能不太了解,他是一个非常仗义的人,一个很好的朋友,第二天鹿人店就公开了他和兔爷的恋情,四老板,一辈子的好朋友.jpg】
【愿者上钩】四老板:真当我不上网?
【无头骑士】刑天:你这是……山上里面通网了?
【白泽】黑池:他有流量,不然怎么网店销售
【貔貅】天禄皮皮:黑心老板,给我装WiFi
【帅气如我】兔爷:我和比比能算cp吗!我们这是有相同爱好!
【国民偶像】梧桐竹米:嗯
【月老】月下老人:所以,@黑池 我的cp!怎么就上了兔儿神➊的谱子呢
【十一月】我不是给狐:所以, @黑池 我们俩之前躺一张床的事情要是让谛听知道了,他会让我下去见他吗?
【浪子】黑池:地府应该没通网,不然隔壁剧组苏沐秋就可以拿叶修烧给他的手机跟他聊天了
【地府之人】安安姐姐~:可我在阳间啊,我可以回去说
【白无常】安安:抱歉,抱歉,我这就拦着他
【失眠】谛听:可我在和四不像打麻将啊
【浪子】白泽:哎呀,下雨了
【三太子】藕丝泥巴:ヾ(•ω•`。)等着,我去追
【失眠】谛听:没事,我再打两盘就把他送回家
【三太子】藕丝泥巴:好
【大士】观音:我现在不在家,就隔着网谢谢了,顺便回地府的时候你替我跟地藏打个招呼吧
【失眠】谛听:好的大士
【狸力】徐大山:哎呀怎么都在聊天啊,打麻将,打麻将
【烈烈】西海の贵公子:徐哼唧?
【貔貅】天禄皮皮:那是@徐大山 他儿子,不过……@徐大山 你既然已经在猪圈呆了,那么就是放弃当神兽了对吧,快,让我吃了你
【吐珠鼠】皮皮哥:皮皮哥,我这有新吐的珠子,新鲜出炉的,要么?
猫龙:咪咪咪,咪咪(上次追杀我们的人也在)
【三太子】藕丝泥巴:……
【烈烈】西海の贵公子:所以就是这两个小家伙,害我一边吐一边抢购龙筋是吗
【四不像】四老板:其实是我卖的
【烈烈】西海の贵公子:我……
【九月大人】九天☆寒冰:哦,那傻龙吐去了
【玉总】小玉:九月,你不担心吗?
【九月大人】九月☆寒冰:没事,对了,十一月,多捡点海鲜回来,咱们今天吃刺身
【十一月】我不是给狐:哦了
[当然白泽是一个星期后才回到观音家的。具体发生了什么,就应该去问问看着白泽躺在床上颓废了一个星期,就算下床也是扶腰扶墙的天禄了【噗噗】]

➊兔儿神:兔儿神是一位中国传说中的神祇,专司人间男性间的感情,出现在一些文学作品中,其中最著名的是袁枚的《子不语 卷十九 兔儿神》,另有电视连续剧中角色兔儿神。
以下的传说故事是根据袁枚《子不语》的记载。
【兔儿神】由来清代初年,有一位年轻的巡按御史,被派到福建去。当地一位名叫胡天保的人,很喜欢这位巡按御史的美貌,因为见到后有种心理莫名的悸动,而每次巡按御史升堂,一定偷偷在远处窥视他,以解相思之愁。
巡按御史巡至别的地方,胡天保也会偷偷尾随跟着去,后来他甚至还会在巡按御史独处时偷窥巡按御史的容貌、身材。
巡按御史发现问他,他刚开始不肯说,后来被刑求之后才说:「实见大人美貌,心不能忘。明知天上桂岂为凡鸟所集,然神魂飘荡,不觉无礼至此。」
巡按御史大怒,将他杀死。过了一个月,胡天保托梦给乡亲,说:「我以非礼之心,冒犯了贵人,被打死也是活该,不过毕竟是一片爱心、一时痴想,与一般凶手不同。阴间鬼吏有嘲笑我的、揶揄我的,但却没对我大发脾气的。如今阴司同情我的遭遇,封我为『兔儿神』,专管人间两男相悦之事,你们可替我立庙招香火。」
【兔儿神】胡天保对巡按御史每日朝思暮想,却只能远处苦苦观望,而未能实现心中愿望,而且在当时民风淳朴,无法接受同志,造成了这样的悲剧。而【兔儿神】在封神立位后,一心为同志奔走,以了心中未完成的遗憾,也愿世间能有更多的同志情人长久终成佳偶,不再有悲只有喜乐。而清朝年间民间相传若有情投意合的两男子若要互结为契兄契弟会请【兔儿神】做主

【all金·童话系列】之哪吒和精卫中间的爱恨情仇


陈塘关的圣空星王有仨儿儿子,大儿安迷修,号金吒,二儿格瑞号木吒,已经刚出生的儿子雷德号哪吒(圣空星王:我亲儿子呢?),他家小儿子很出息的摆了太乙真人丹尼尔为师。这不学成三年回陈塘关来了。雷德回了家甚是开心,这几日在陈塘关到处野,欺负欺负裁判球什么的。一日他在海边打完架,身上满是泥垢,就在东海中洗了个澡。
“呦,这还有个洗澡的” 炎帝雷太子之弟雷狮独自一人驾船来到东海游玩,看见洗澡的雷德,托腮嫌弃:“你要洗给我离远点,本大爷还要划船呢,别把水弄脏了”雷德也不理他洗完澡就开始洗混天绫,然后,一只金色海鸟从水里出来了:“喂!你们太过分了,把我哥哥的龙宫都搞得天旋地转的!”变成人形的海鸟,是个金发蓝眸的少年模样。可爱,想太阳
然后
……
【假装是车】
……
巡海夜叉,艾比埃米姐弟俩被许久不见弟弟回家的龙王秋派出来寻找小太子,然后就看到小太子金浑身赤【隔开】果,身上遍满红紫痕迹,腿间也有某种不可描述的液体,两个王子的追求者哪里还忍得了,提着武器就上。尤其是艾比,那可真是下了死手的,后来发现打不过正急得焦头烂额之时。就听见一声
“渣渣”
啊,这让人无比喜悦的声音是!埃米这样想着,一回头,果然是小太子的好友——金丝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到金这幅残样,内心虽然是心疼的不得了,表面上还是一句“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也真不愧是你啊,渣渣”说罢将围巾扯下来盖住金的身体,然后与雷姓两人(来自卡米尔的幽怨注视)打了起来,艾比和埃米见状抱起金就往海里跑,顺便跟龙王秋告了一状。龙王秋听见弟弟被欺负了就带着十万水军到了海面上,见嘉德罗斯和雷狮打得难舍难分,心里给嘉德罗斯加了一丢丢的好感,然后嘉德罗斯见到秋来了后,极其不愿意的收手,飞身到了秋的身边。告诉秋雷德跑了,但这个主谋还在。社会我秋哥,冷静许久抬手就是一个巨浪把雷狮给淹死了。后来灵魂化作了一只鸟,大家都认识,它叫精卫。
其实回家了的雷德并不好过,在两个哥哥和父亲知道自己做了的事情之后,三个人给他来了一个爱的疼痛教育,叫做男子混合三打。啧啧
“圣空星王!滚出来!” 埃米扯着嗓子大喊:“滚出来!”
“龙王大人,不知找吾有何贵干” 圣空星王笑吟吟的带着安迷修和格瑞走了出去。秋冷哼一声:“哼,问我有何贵干?你到不然问问你那宝贝儿子雷德做了什么好事!我就这么一个卡哇伊到不要不要的弟弟,竟然被你儿子给糟蹋了!”
“这……大人您在说什么呢?小儿还在他师父那学艺呢” 圣空星王抹了抹冷汗,就见太乙真人丹尼尔飞来:“不知雷德在否?他下山游历的时间也够了,是时候回来了”
被丹尼尔笑吟吟,秋那快要把他吃了的两道眼神 下,圣空星王汗颜。
“我建议你赶紧把他交出来,不然我就水淹陈塘关”秋弯着眸子笑道,背后的气场黑压压的,怪阴森恐怖的。然后就见雷德被格瑞扯了出来。学着某某动漫里的人物道:“老龙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菳的人是我和雷狮!不关陈塘关百姓的事!我愿用我的命向你赔罪”说罢抢了格瑞的烈斩,自刎了。【格瑞:计划通!/me:喂!少年!你人设掉了!你这是拿了鬼狐的剧本啊!/格瑞:人设我所欲也,金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人设保金也】
秋见状,收了水军回到龙宫哄弟弟去了,而雷德被他师父带回去重生了,获得了一个新技能叫自体重组,嗯 还可以变三头六臂哦(啥玩意)
而雷狮,只能说他和金联姻成婚之后,艾比总是想拿鱼叉射死他
【番外】
格瑞:我把我弟扔出去只为了平下龙王的怒意,好以后娶金。结果……却为你消掉了一个情敌
雷狮:谢了,哥们
银爵:……
其实银爵是一灯笼鱼哦,平时在海底比较暗,但龙宫有夜明珠,不过有时候却会变成……诶?那俩夜明珠怎么在动?

@泼墨染昼白 大大推荐的小软件做的文,……好饿啊【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