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吹我襟

【all金】雷娘子传奇

金有些手足无措,将伞推换给二人:“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先蹭了船 还拿了你们的伞,真是太无礼了”
雷狮不耐烦的吼了声:“叫你拿着就拿着!怎么这么多废话!”
金公子吓了一跳:“QAQ那好吧,谢谢公子”
卡米尔将伞递给他:“拿着吧”他看着金水雾朦胧的如大海一般的蓝色眼睛挡在帽子和围巾下的脸红红的:“我家……公子脾气不好,请公子见谅,敢问公子姓字名谁家住何方”
金缓过神,弯眸一笑:“我叫金,家住钱塘,不知公子住在何方?我改日去还伞”
卡米尔:“我家公子姓雷,单名一个狮字,住在不远处的雷府,我是他弟弟,叫卡米尔……公子若要还伞,不如明日吧”
金点点头:“好啊”^o^~
雷狮心想卡米尔真有一套,这小鬼上钩了
雷狮拍拍他的肩:“我等你哦”
金忽然背后一凉,僵硬的点点头:“好……好啊”

【跳到雷金大婚】
一袭嫁衣的金被秋含泪化好妆,亲手送到了雷狮的轿子上。丹尼尔和秋互换眼神,默默把金山寺里的行者①安迷修请来了,以及金的发小格瑞一起来抢亲【雷狮:大姨子mmp!听见没!mmp】
于是洞房时,雷狮是鼻青脸肿的,而金在给他上药。

【天庭·黎山老母仙邸】
紫堂幻在与凯莉下棋,暴脾气的阎王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你们什么意思!便宜了那个混蛋!”
“雷狮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而且是个念旧情的人,等过完这一世便可以让他回来了,而雷狮飞升上仙,这样既可以等他回来,也可以给他多一道屏障何乐而不为呢?”凯莉说着又下了一颗棋子“本大爷也一要去!”嘉德罗斯一棍子打碎了石桌以及石桌上的棋盘
“不行”紫堂幻起身:“阎王大人,等凡间端午时,我让安迷修给金一包显形散,到时候把金吓死,你让雷德祖玛把他带走,然后再等雷狮来救人的时候,就假装打一架,然后放了他们,再借机把五鬼送去让他们看着”
“好”嘉德罗斯点了点头,扛起棍子就走了
格瑞站在地府门口,与神荼(别问我为什么勇者来串场,因为有古籍记在神荼郁垒貌似也是看守鬼门的鬼神)郁垒四眼瞪两眼。“这不是格瑞吗?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是出了什么事,你竟然来找我了?”
“我来要人”
“哦?独来独往的天庭第一刀客格瑞竟然来向我要人?谁啊”
“孟婆神近耀”
“哦,这样吧,你和我打一架吧,赢了……就交于你”
[于是他们打了三天三夜。]
【神荼郁垒:[吃瓜.jpg]】

①: 佛教语。即头陀。行脚乞食的苦行僧人;又指方丈的侍者及在寺院服杂役尚未剃发的出家者泛指修行佛道之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别名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