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吹我襟

【all金·童话系列】美女与野兽 这个美女(男)有点呆萌

笔文很差,ooc预警
可能有点毁童年
金可能被我写的太像女孩子了……把他当金妹吧(虽然我写的是金弟)







很久很久远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圣空王国,王国里有个暴力又傲娇的王子——嘉德罗斯,有一天他正在和他的属下雷德和蒙特祖玛,在王宫举办晚宴派对,在大家狂欢时,城堡里闯进了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老人很疲惫,所以老人想在王宫里休息一夜并且想用玫瑰花交换,可嘉德罗斯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渣渣!我不需要玫瑰,只要打赢我!别说住一晚,把你养到老也可以!可你太老了!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高傲自大的金发王子是这样说的。忽然间骨瘦如柴的老人变成了一个两米多的白发青年。原来他不是一般人,他是天界的大天使长——丹尼尔,人称打你二大爷。丹尼尔对王子的态度十分不满,他施下诅咒让英俊(?)王子变成了一只凶狠的野兽,城堡里的仆人都变成了家具

几年后

一位金发碧眼的帅哥问自己可爱的弟弟,等自己自己回来给他带什么礼物?金发小孩弯眸一笑:“哥哥给我带束玫瑰花吧”
“好,我给你带株最漂亮的玫瑰花”秋亲吻了一下金的额头
金弯眸微笑:“谢谢哥哥”

几日后

秋带回了一支美丽的红玫瑰,他抱住金,很抱歉的说:“金,对不起……”
金歪头:“哥哥,怎么了?”
秋揉了揉金的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找到玫瑰花,回来的路上,他路过一座城堡(清风:为什么秋哥你过去的时候没遇到,回来的时候遇到了。秋:诶呀,随资道呢。清风:……)里面有很多玫瑰花(清风:睡美人的城堡?秋:【封住嘴踢了出去】清风:啊)他摘了一朵,可他不知道那是野兽的城堡,野兽说要自己拿回家第一个见到的生物交换。可是他没想到,金早早的就在村口等他了
金露出了一个牵强的微笑:“没关系,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嘛”秋抱住弟弟,心里内牛满面心中想着:[我弟弟真是天使,我为什么要手欠去摘那朵玫瑰,结果把弟弟送了出去TAT]
秋带着金到了城堡里,到了城堡后,不过半晌就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响声,秋知道野兽来了。金看到野兽后浑身发抖,野兽走向前,对着秋道:“你可以gun了,这个渣渣留下”
秋抱了抱金,含泪与弟弟告别【清风:秋哥你……秋:都怪你!把我写的那么弱!我要报仇!。清风:下次让你当主角。秋:好】
金看秋走后,忽然蹦到野兽身边,抚摸他的毛发:“我叫金,你叫什么啊?”
野兽明显没有想到,但他还是开口了:“记住了,本大爷叫嘉德罗斯,你以后就是我的王妃了”
金弯眸一笑:“好吧,那我叫你嘉嘉好不好?”
嘉德罗斯心想还好这个身体毛厚,不然自己脸红的样子被看到,那自己的脸往哪搁?他扭头不再看金:“随便你,雷德祖玛,你们两个带王妃去房间吧”
不知从哪出现了一只红色时钟和绿色茶壶。他们回应道:“是,嘉德罗斯大人”
红色的时钟在前面蹦蹦跳跳的,一边跳一边自我介绍:“我叫雷德,是嘉德罗斯大人属下的骑士”【清风:安哥你怎么看。安迷修:……在下并不想说话】他跳着转过来,告诉金:“你身后的那个绿色茶壶,叫蒙特祖玛,也是嘉德罗斯大人属下的骑士,不过祖玛是骑士团团长哦”
“诶?祖玛好厉害哦”金转头看向祖玛,满脸你好棒啊,祖玛⊙∀⊙!
祖玛脸红道:“没……没什么,比起嘉德罗斯大人,这不算什么”【清风:诶?为什么茶壶会脸红啊。祖玛:……】
“到了到了”雷德蹦蹦跳跳到了一个金色门前:“这是王妃的房间啦。有什么缺的或者有什么要的王妃告诉那些小家具或者我和祖玛就行啦”
金点点头:“嗯,那以后就麻烦你们多多指教啦”

阴暗的大厅里里,嘉德罗斯趴坐在王座:“怎么样?”
雷德蹦蹦跳跳的说:“金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貌似很单纯”祖玛点点头,示意自己也这么觉得,嘉德罗斯点点头:“那么就他了”

吃晚饭ing

金细嚼慢咽的吃着餐盘里的菜,他咽下嘴里的菜:“嘉嘉,你吃饭的时候真的不像野兽”嘉德罗斯抬眼看他:“那像什么?”金想了想:“像是皇室贵族”
“为什么这么说”
“emmm,不知道”
“渣渣,像个笨蛋一样”
“我才不是笨蛋呢!哥哥说我可聪明啦!”
“他只是哄哄你而已,实际上他早就嫌弃死你了,不然就不会把你送过来”
“才不会呢!哥哥,哥哥才不会这样的!”QAQ金气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他擦擦眼泪,转身就走【清风:情商有待提高啊,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一棍打飞]】

晚上,嘉德罗斯走到了金的房间,看着金怒气冲冲的肉嘟嘟的脸,竟然觉得有点可爱,嘉德罗斯摇摇头[这一定是错觉]他这样想着,看着金气鼓鼓的脸,忍不住,两只爪子放在金的脸颊上,一挤,气全喷在嘉德罗斯脸上了,金:“嘉德罗斯你干嘛!”
“额,咳咳,本王来看王妃有什么错?”
“……”金扭过头“才,才不是你的王妃呢”
“是吗?”
“哼”
“jiu”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轻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清风:怎么亲的啊,好了好了,我知道,我自己来【拿枪,嘣】嘉德罗斯:[其实因为亲了金心情大好,并不想打人]额……】
金涨红着脸:“流……流【隔开】氓!”嘉德罗斯轻笑:“我只做你的流【隔开】氓”

于是……嘉德罗斯的诅咒消失了?

















不,要金的真爱之吻才行

几日后,金开开心心的出去玩,忽然遇到了几匹狼,被追着围着城堡跑了三圈,最后是因为玫瑰花快掉落了,都还没得到真爱之吻所以十分虚弱的嘉德罗斯出来与狼打了一架才救了金,嘉德罗斯奄奄一息的趴在金的脚上:“渣渣……我要死了”
“哦,死就死吧”
“……”于是嘉德罗斯看着金和某个姓安的双剑骑士走了













你以为是这样的嘛,才怪

“渣渣……我死了”嘉德罗斯虚弱的枕在金的腿上
“不会的”金漂亮的蓝色眸子里水雾朦胧,眼泪一滴滴掉落在嘉德罗斯的脸上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忽然觉得眼里很重,好像……随时都要陷入长眠【清风:俗称快狗带了。嘉德罗斯扛着棍子:……。清风:我知道了】
“我……我也是”金抱着嘉德罗斯的头,凑近他的唇,轻轻亲了一口。恐怖的野兽身上发出阵阵金光,野兽的伪装终将褪下,帅气的王子也终要恢复英俊的模样。“嘉……嘉……”
“嗯”嘉德罗斯抱起金,亲吻他哭红的眼睛:“王妃,咱们回家,结婚吧”
“……嗯”金羞红了脸









丹尼尔:……所以我是来干嘛的……金就这么被我和秋送到了嘉德罗斯的手里了?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