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吹我襟

谛听把那个漂亮的白泽“姐姐”娶回家了吗?

梗源自 @二系不是二细 太太,然后人物是有兽焉的,ooc算我的【什么鬼】
然后……隔了那么久才写出来是我的错,副cp(在番外)算是我的私心,雷的人可选择不看

在谛听很小很小的时候,白泽曾经到地藏王菩萨处拜访,一同讨论经文,他那时还不是黑色的,也没有角,更没有给人烧东西的职业病。
兽型的白泽看着他:“和尚,你什么时候养了条狗?”看着兽型的白泽他着实吓了一跳,随后又听见主人道:“白泽大人您别吓他,他还小呢”白泽或许是听了地藏的话,又或许是觉得自己还小不该如此吓唬,便伸出兽爪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别怕”温柔的声音让他因为胆颤而跳得飞快的心平静了下来,白泽忽然变成了人形,那是一个穿着绿色长袍,散发的美人
原来……白泽大人是女孩子吗?
轻柔谛听头的手忽然移开:“小家伙,你也能变成人形吧?”谛听看着白泽的脸呆愣愣的点了点头,然后幻化成人形,白泽轻笑一声将他抱起,谛听顺势靠在他怀里,蹭了蹭他的胸口,虽然白泽大人有点贫乳,没关系,不耽误我把他娶回家做老婆。
“谛听,你想把我娶回家做老婆?”白泽抱着他,将他转了过来,面对自己,看着谛听呆呆点头的样子,白泽无奈的摇摇头:“我是男的,不能娶回家做媳妇”
“……”这是被白泽的话惊吓到的谛听
“……”这是被谛听的想法惊到的地藏
“呵呵”这是把谛听惊到的白泽,白泽将谛听放在地上:“小家伙,下次想娶人回家之前先看看别人的性别”
“……”谛听看着白泽的背影出神,好像……是男孩子也没关系吧

“喂,你想什么呢?”白泽推了推眼镜,看着陷入回忆的谛听,谛听回过神抱住了白泽:“先生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白泽拍掉了谛听的手,冷漠道:“不记得”
“大地啊大地,先生他是真的不记得吗?”
“不是,不是,不是”
“原来先生是在害羞啊,不过先生不愿意说也不要紧,因为我要把白泽先生娶回家的愿望实现了”谛听再次搂住白泽的腰,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番外:
门外的九月带着小玉精卫拿着相机在录像……然后,九月被烈烈拉走了,小玉被金蟾拉走了。
人妻精卫:“哦,吼吼,拍完之后找九月她们给报酬去买小石子填海……话说要不要给他们点蛋做以后的分子钱,算了,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愿望实不实现跟记忆没关系吧”
“咕咕”海燕扯了扯精卫的衣服,示意要走了
“好,咱们走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