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吹我襟

雷娘子传奇

上一话说到,老嘉和老格打了三天三夜,另一边安迷修已经哄金把显形散给雷狮吃下了。然后就把金给害死了……其实也不是吓死的,是雷狮妖气过盛,然后金被邪气入体承受不了如此强悍的妖力加上他被吓到所以两眼一闭GG了
【撒花】














假的
雷狮见妻子被自己害死,内心复杂恨不得把安迷修头剃了让他当个真真正正的和尚。然后他和卡米尔交换眼神,两人到了紫堂幻处,紫堂幻和凯莉仿佛知道他们要来似的,早已将灵芝拿来了,并告诉他们,金的魂魄已经被鬼使黑白雷德祖玛带走了,要想救回媳妇儿就得先去地府。
到了地府,雷德和祖玛肩并肩带着金和另外五只鬼往前走,雷狮看着金,抄起雷神之锤就往雷德身上砸,雷德飞快躲开,雷狮将锤子砸向蒙特祖玛,雷德见状飞快奔去硬生生的被砸下了一只手,两人落败。嘉德罗斯未见其人先听其声:“谁敢欺负我的人!”声音刚刚落下便见到一个黄发男孩(?)手里拿着黄黑两色的棍子往他身上砸去,雷狮用雷神之锤挡住,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妖孽,实力不错……来我地府作甚”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支撑着身体,脸上有些伤口看上去有着些许狼狈。雷狮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雷神之锤支撑着自己,他的脸上有一些血痕,也不必嘉德罗斯强几分:“我娘子阳寿未尽,只因我一不小心妖气外漏,让我娘子邪气入体还受了惊吓然后就……”话未说完,便听嘉德罗斯大笑几声:“去把钟馗判官银爵叫过来”
“不用,我来了”一团锁链飞了出来,银爵踏着锁链而来:“那个叫金的孩子,确实阳寿未尽”嘉德罗斯起身:“那么把你媳妇带走,剩下那五个就当做给你的赔礼了”说完扛着神通棍带着雷德祖玛离开了。银爵跟在后面临走前还往金那看了一眼……他还是那个样子,他在心里想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回到人间后,金还是没有醒来雷狮只当他太累了所以睡着了也没有敢在他身边睡到了旁边的房间怕打扰他。雷狮走后不久,一个戴着头箍的金发男孩出现在了金的房间里,那眼角的黑色星星如果雷狮或卡米尔在场一定会认出来,这不是地府阎王嘉德罗斯吗?他怎会在这
“雷狮这混蛋也不知道给你检查一下”嘉德罗斯伸出食指轻点了一下金的额头,然后金的额头冒出几丝黑烟又很快消失不见了。金睡了一晚,嘉德罗斯也看了他一晚,在金醒来之前嘉德罗斯又很快消失在房间里。醒来的金挠挠脑袋。他好像听到了一句‘渣渣!我已经等了你一千年了。好在以后不必再等了,赶紧给本大爷死回来!渣渣……为什么…你要替我们遭这份罪啊’他不知道的事……那个说这句话的阎王大人流下来这一生第二滴的眼泪
“小鬼,起来了?吃点东西吧”雷狮推开门,一只橘猫跟在他身后。雷狮端着一碗粥,小心翼翼的喂给金,而橘猫则跳到了金的腿上。“唔……”金呻·吟了一声,雷狮慌张的问了问金:“怎么了?”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好像给这只猫坐骨折了”
三百斤的橘猫:“……”
金揉揉橘猫的头,轻轻的在他脸上亲一口:“不过没关系,你可爱嘛”雷狮头上冒了黑线,橘猫背后一凉,就被雷狮从窗口扔了出去。他转身对金“喵~”了一声,金无奈的在他脸上亲了亲
路过的卡米尔:“喵~”然后就被雷狮关在金房间的门外了
卡米尔:“?”



剧场
帕洛斯和佩利在磕瓜
佩利:帕洛斯,我什么时候可以上场啊,我也好想跟金撒娇啊
帕洛斯:醒醒吧,佩利,你是狗不是猫
佩利:???那我汪汪叫呢?
帕洛斯:或许有用吧【内心:嘿,这傻狗】
格瑞:金
金:嗯?怎么了?格瑞
格瑞:喵~
金:【抱住,亲亲】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原本脸黑的雷狮心情好了
原本心情好的格瑞脸黑了
凯莉:我家混账哥哥也在啊?那我也要上场了,带上神近耀
紫堂幻:诶?那我也去

评论(3)

热度(16)